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273|回复: 3

戒烟前后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14 22: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7-12-14 22:24 编辑

戒烟前后
                                       

                                                              上篇
       对烟有癖好,似乎有百害而无一利。其实,不尽然。      
      烟的历史渊源很少有人提及,无从考察。在我们的印象中,好像自清末林则徐禁烟开始,历史书中才有了关于烟的文字。不过,那是鸦片,是真正的毒品;与我们现在大量报道,并全民皆兵地围而剿之的烤烟型的烟卷,是两码事。我懂事时,对斯大林叼着烟斗的严峻而又棱角分明的形象,崇拜得五体投地。成人以后,我成了不折不扣的烟民。特别欣赏毛主席边吸烟边审阅文件,同时思考着人类前途和规划着祖国大地的那副工作照。更为赞赏邓小平在深圳,手里点燃着“熊猫”香烟,笑容可掬地且和蔼可亲地告诫着改革者们的那幅生活照。这几位导师和伟人们,似乎与烟为伴一生。他们吸烟的经典动作和表情,都是在人们心中崇高形象的有机的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仅凭这一点,就不应该彻底否掉烟的历史作用。
      我是19岁时在兵团学会吸烟的。那时东北冬天能到零下30多度,用轻薄的廉价纸,卷上来自内蒙古的汉古尔河的“蛤蟆头 ”和“包竿红”的烈性烟叶和烟末,一股辣味直通肺腑,呛得你浑身舒服。在大田里劳作,卷上一只关东烟,舒筋活脉,能缓解大脑的麻木和浑身上下的酸乏和疲软。在那样恶劣的环境里,凡是抽烟的人都有体会,酒得有时有会儿的才能喝几口,而烟是随时可取可用的享受用品。难怪东北有三怪,其中就有“大闺女叼着大烟袋”。  
       返城后,抽烟的嗜好延续了几十年。那时,烟酒不分家。生疏的人,笑嘻嘻地递上一只过滤嘴儿烟,顿时就有磕儿可唠,有话可说。拉近了距离,摆脱了尴尬。无论坐在那里,不管是办公室还是酒桌上,撒上一圈儿香喷喷的烟草料,嗬,满堂的高谈阔论,欢声笑语。上烟递烟,是男人间最基本的交际手段,成本很低,却百试不爽。后来换成“三五”,“红塔山”等高档的牌子,成本和花销就节节攀高了。
       近年来,“戒烟限酒”是席卷全国的半法制性的口号和措施。远离抽烟,似乎就可以躲避癌症和诸多的疾病,还可以延年益寿。烟卷,成了最大恶霸,成了罪魁祸首,成了万恶之源。可是,宣传得再响,仍然削减不了在中国逾几亿人的浩荡大军。我本来也是痞性不改的顽固分子,一张致命的病理报告和非同小可的手术,使我幡然悔悟。给我做手术的主任大夫,姓金,叫金锐。他点上一支上等的軟“中华”牌烟,像是幸灾乐祸似的喃喃地对我说,你不能抽了,抽不了了,好。
       摘掉了几十年烟痞的帽子,轻松了许多。却也失去了许多日常的兴奋点,失去了许多平日里的滋味和情趣。喜乎,悲乎。
                                                                                   
                                                                          中篇
         2012年9月17日,正是我68年9月17日奔赴黑龙江兵团44周年的日子。因疑似甲状腺肿瘤,住进了令人胆战心惊的赫赫有名的天津肿瘤医院。术前全身检查一通,喉镜又显示叫人谈虎色变的“内瘤变三级”。手术过程,令人眩晕。术后护士长给我报喜,两处都排除了恶性肿瘤,都是良性的,没有大碍。可是,喉咙切除手术免不了粘连,气管出入口只有原来的一半。金主任告诫我,嗓子绝不能红肿,那将是灾难性的。
         就此,我彻底地戒烟了。
        心有不甘,被逼无奈。直到2014年秋天,倒是呼吸顺畅,相安无事。老伴喜出望外,这次手术的副产品,也是最大的意外收获,老头子治愈了几十年的顽疾。彻底地消除了被动地吸“二手烟”的灾难。这一刀,物有所值。
        老伴始终不放心我的身体状况,偶有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用她的话讲,在肿瘤医院的那些日子里,被吓破了胆儿,丢了魂儿。那两年里,因各种身体不适的征兆,老伴给我煎熬了200多付中药。我心宽体胖,体态愈发臃肿,体重飙升到88公斤。肚子隆起,步子拖沓,身子沉重。老伴又愁着了,不知如何是好。
        我给她分析道,切除甲状腺,容易发胖。灌了那么多的药汤,胃口撑大了,容易发胖。戒烟后改吃零嘴,更容易发胖。老伴呵斥道,你胡说八道,强词夺理。哪一条,哪一桩,还不都是为了你好?我的心病和潜台词没敢说出来,戒烟会导致人体的内分泌紊乱,沉积的尼古丁沉渣泛起,会导致更大的隐患。
        这年11月16日,一中老高三的学兄们聚会。高档的烟高档的酒高档的菜肴,令人垂涎三尺。学兄扔给我一只烟,金山,别憋坏了自己。你不抽不喝的,哪有你的模样,哪有你的神采,哪有你的风格?你不惹惹,热闹不起来。
       这下点到了我的软肋和死穴。盛情难却,却之不恭。这口酒,回肠荡气。这口烟,神清气爽。找到了几十年的感觉,找到了我自己。戒烟仅次于戒毒,犹如爬刀山下火海,不亚于爬雪山过草地。好了伤疤忘了疼,是人性的短板和劣根性。纸灰复燃,重蹈旧辙,却是弹指一挥间。
       我进入了地下工作者的情境。趁着买东西和下楼换水的档口,猛吸几口,赶紧掐灭烟头。灌几口矿泉水,去掉口腔里的辛辣的烟草味。若无其事地回到屋里。与老伴遛弯,我故作解手情急状,蹭到路灯下影绰处,深呼吸地来上几口。家里来人了,我借故送客,过瘾之后才回屋。烟盒如同有了灵性,信报箱,消防栓箱,电表柜,都是它的藏匿之所。邻居的车后座,门卫室的门后头,变压器箱的拐角点,都是烟盒的应急之处。我都六十过六了,还能如此地机警,机智,机敏,还能具备机动灵活的战术素养,不容易,不简单。
       到了乳山银滩,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每天晚上,我总有词儿要看哪个频道的节目,耗到老伴上楼就寝,就有了自己的空间。早上我抢着倒垃圾桶,垃圾袋,垃圾篓。百十来米的甬道,自可逍遥一番。门卫保安看惯了,说宋大哥倒垃圾最勤快。这老大哥,身体真好。负责打扫院落的大嫂,提出异议,宋大哥的门前窗后,尽是烟头,一点儿也不讲究。我自嘲道,垃圾宋嘛,宋垃圾嘛。老伴和梁大嫂结伴去赶集,或是刘智开车领她们去县城,“鸟巢”里只剩我一个人,那就是我的解放日和自由日。回津到高速公路上,每到一处服务区,躲在星级的卫生间里吞烟吐雾,赛过活神仙。
        金水,振义,建新,龙强,戈军,还有许多人,都纳闷,我是怎么瞒过精明的明察秋毫的老伴?这身上的和嘴上的消除不掉的烟味,是怎样瞒天过海的?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
                              
                                                                       下篇
       也有露马脚的时候,凭我的快速反应能力,灵活的应变能力,总是有惊无险地搪塞过去,或是遮掩过去。老伴时常觉得哪里不对劲,却始终没有我还敢重拾旧习的念头和意识。有一次在“鸟巢”搓麻将。老伴上楼拿东西,突然返身下来,一眼瞥到我口鼻冒烟。还没等她训斥,我指着门口说,建新打手机去了,我怕燎着桌布,替他抽了一口。半夜时分,我把多半截烟头忘在饭桌上,转天烙了一个焦黑的痕迹。老伴刚要询问,我埋怨戈军,你什么记性,这是闹着玩儿的嘛?
        终于有一天,被机灵的孙女儿在楼下堵个正着。我整整哄了孙女儿半个时辰,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能气坏了奶奶。已上小学5年级的孙女儿,气哼哼地说,爷爷,你就是个乱臣贼子。我心疼我奶奶,这次不告发你。下不为例。我躲过了一劫。
       纸里包不住火。2015年春节初三,已是83岁高龄的7楼邻居申大爷,按响我家的门铃。对我老伴说,过年了,我给宋先生送盒烟。是北朝鲜最高档次的烟,“二七”牌,他肯定喜欢。老伴推辞道,他已经4年不抽烟了,早就忌啦。申大爷愕然,怎么呢,他抽烟,他抽烟的。老伴突然醒悟过来,领着孙女儿到信报箱打开门一看,多半盒“金桥”烟霍然在目。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老伴审讯,孙女儿帮腔,儿子劝架的那一幕,实在不忍付诸笔端。
       我的体重恢复到76公斤,气色颇好,食欲很旺。还能动不动就写出流畅的文章。这样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是老伴的功劳。老伴就是老伴,宽宏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老伴就是老伴,通情达理,深明大义,法外施恩。只是硬性规定,每天不能超过8支烟,否则,新仇旧恨捆绑在一起清算。
       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每天8支烟,还不是小菜一碟?

                                                                                            2017,1,13
来源: 戒烟前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15 15:2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7-12-15 15:31 编辑

             我应该管你叫宋大哥,看了这几篇短文,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为了能继续吸烟,你也算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了。吸烟的害处,二手烟的害处,不用我说,谁都明白。戒烟其实也是在考验一个人的毅力,有人能过这一关,有人过不去。你是位做过手术的病人,劝你,为了健康,为了家人的幸福,请放下手中的香烟!!!

111.gif

点评

谢谢关注。此文多半是调侃,不能认真。  发表于 2017-12-15 22:5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16 06:43: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苦辣酸甜 于 2017-12-16 06:44 编辑
苦辣酸甜 发表于 2017-12-15 15:27
我应该管你叫宋大哥,看了这几篇短文,真是不知说什么好了。为了能继续吸烟,你也算是绞尽脑 ...

见识了天津人的幽默。

127.gif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