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1221|回复: 0

中直礼堂广场的别致风景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7 07:4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中直礼堂广场的别致风景
北京晚报     2018年01月06日    作者: 史锦萍

  
    过去,老北京人虽然居住在街区胡同里,但习惯上还有个以“片”为地域划分的口头语,“片”的划分较广义,可大可小,应该指居住地周边范围吧。
    “那一片”的去处
    小时候,我家住西城(现在金融街北部)的胡同群里,说起我们那一片最心仪的去处,无论大人、孩子肯定同声高呼“中直礼堂”。“中直礼堂”是中共中央办公厅直属礼堂的简称,坐落在西城丰盛胡同中部的马路北侧,由一座高大的礼堂和附属几个办公楼连成一体,其建筑规模约占据了整个胡同的三分之一。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中直礼堂”只是一个高端大气、可容纳几百人的二层礼堂,承担着各种会议、文艺演出、播放电影的文化功能,但绝对属于内部标配,不对外开放,严格凭票入场。那么多年,我们这群周边胡同的小孩子能蹭进去看过电影和演出的,也真是屈指可数的次数,还得得益于当天验票的叔叔阿姨心情好、经不住缠磨、大发慈悲的结果。
    其实这片居民对“中直礼堂”的喜爱绝非是指礼堂内部的精彩活动,那些毕竟离当时百姓生活还有距离,而是礼堂外面宽厚的十几层高台阶下那一大片敞亮的广场,从东至西长长方方足有一个足球场面积,平整光滑的水泥地面,豁亮照人,幽光柔柔,站在东西顶头对峙,扯着脖子喊叫都听不到。而这偌大的中直广场,自然凹凸,没有一处围栏,也不设监管,成为了一片纯公共区域,礼堂内部极少的单位机动车也都直接开进办公区里,从不在广场驻留,而且丰盛胡同本身住宅户稀少,除了西头的女九中(后改为42中学)外,只有几户深宅大院,据说都是前史上的达官贵胄私宅,常年朱门紧闭,不见人迹。所以静谧的胡同,加上这个独特的广场,如同上天赐予这片市井百姓的小天安门广场,尤其在那个没有电器化、视野闭塞、生活单调的年代,走出拥簇的寒门陋舍,能置身到这样一处可供消遣、休憩、集聚的活动场所,是多么惬意难得啊,更何况它还是我们这片成长中的孩子们聊以无拘无束、尽情厮耍、极尽撒欢的伊甸之地。
    孩子的天然乐园
    每天下午,伴着落日余晖,广场上会集的大大小小的孩子,越聚越多。
    男孩子们自然是弹玻璃球、推铁环、抽“汉奸”(陀螺)、踢足球,个别的偷偷推出家里大人的二八自行车,小人骑高车,掏裆滑轮左拧右拐,吸引着一群眼馋心痒的追随者跑着哄着瞧热闹。女孩子们玩的相对文静,踢毽子、跳皮筋、坎步包、跳房子,礼堂高高的台阶上还围簇着几组智力竞技类,“杵拐”、“拨棍”的小圈子,头蹭着头、肩傍着肩,聚精会神、专心致志。此时的广场上,俨然是儿童的欢乐天地,一拨拨、一群群,喊着、叫着、笑着、闹着,不亦乐乎。常常玩耍中有人太投入过了界限,相互碰撞了,或不小心闯入了别的群组,也很少打架,一个龇牙咧嘴的怪脸代替了对不起,  继续相安无事。就是踢球的、坎包的用力过猛甩到了马路上,砸到了行人,对方也都是调侃般再用同样的动作物归原主,但凡遇到个练家子,标准的姿势还能引得大家的叫好喝彩。
    夏天的晚上,空旷的广场上穿堂风习习,纳凉的人群三一堆、五一伙。男人们拎着小板凳、马扎,摇着蒲扇,手里端着“把缸子”的高沫茶,随意围坐,纵古论今、天南海北。女人们或背或抱、拖扯着娃娃,网兜里鼓鼓囊囊还不忘揣着织毛衣的家伙事和麻绳布鞋底,把娃往地上一放,任由爬耍,抽空还得织纳几针,嘴上还不耽误地侃着张家李家邻居的事。
    天黑后,半大孩子们最常玩的游戏就是多人参与的“胡子逮匪”或“警察抓小偷”,其实就是捉迷藏,我们这些女孩子本就胆怯,但又唯恐被抓住,硬着头皮往远处窜,但丰盛胡同本就住户稀少,窄窄的路,两旁还多是高大的老槐树棵棵粗壮、枝繁叶茂,把整条胡同遮蔽得黑黝黝、荫凉凉,尤其天黑以后,那几盏路灯在树枝的婆娑影绕下显得昏昏浊浊、影影绰绰,心境加情境,胆小的没跑多远就吓哭了,索性自动缴械认输。待到星星亮了、夜风起了、天更黑了,凉透了的人们才陆续起身,招拢着孩子,收拾零物,逐渐散去,喧嚣的广场恢复宁静,在夜幕中更为静寂、空旷。
    百姓的购物市场
    秋末冬初的广场上,除玩乐休闲外,还履行着另一番社会性功能,饶有情趣。每年北方的冬储大白菜时节,关乎着家家户户过冬的菜篮子,是那个年代必不可少的一项民生大事。我们这片的菜站直接就把供给居民的白菜车卸到了广场上,垛垛码放、齐齐整整,晚上盖上绿色苫布,白天就地出售。自看到菜站的通知起,各家各户早早做好了盘算,二三百斤是少的,人口多的家庭五六百斤很正常,毕竟它是整个漫漫冬季的唯一菜品。从储存菜供应开始,广场上就熙来攘往、热闹沸腾。四邻八里的街坊推着手推车、自行车、小孩车,带着捆绑的绳子蜂拥赶来。按步骤首先选择白菜种类,买白菜极有学问,菜站在卸货时已分别按照一、二、三等品类、菜质等级分堆码放,也就是每棵菜的大小重量、菜心松紧程度不同而价格不等。记得最差类别一分五厘钱一斤开始,逐级递增。每户家庭都得来几个人,有的还是倾巢出动。大人们在现场反复斟酌核算后才决定买哪类白菜,买多少数量,价钱能否承受。像我家每年按传统要积淹整缸酸菜,只能选择松散的中等个头白菜,所以就得优劣搭配购买。整个广场上,从排长队交钱开票、按照类别称重、然后搬上搬下、各显其能的运送,有自行车后架绑木板的;有借来手推车、三轮车的;有邻居间搭车借光的。一趟趟、你来我往、吆吆喝喝、秩序井然、其乐融融,一幅别致的时代特色风景。
    到了隆冬,广场上还有最后一项全民运动,那就是每年一次的白薯供应,政府对市民粮食供给不足的额外补充,也是冬季家家必备储存的附属食粮。仍旧是一番热闹喧嚣、人头攒动,只是卖方由菜站部门换成了粮店部门,广场上一堆堆的白菜变成了一摞摞的麻袋,光溜圆鼓的白薯替代了翠绿的大白菜。很重要的区别是,白菜可以随意购买,而农作物的白薯则严格按照粮食本里的人数定量供给,不能超量。照样是家家户户车推人拉的热闹场景,把珍贵的食粮全部运送回家。而当傍晚华灯初上,全家老少围坐炉边,揭开蒸锅笼屉,捧着热乎乎、香甜甜的白薯时,亦是张张笑脸、醉心无比。
    几十年过去了,曾经的中直礼堂广场,在我记忆里,依然最美好、最珍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