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924|回复: 1

思念建东兄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17 23: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7-12-22 20:12 编辑

         建东驾鹤西去,我的心潮难平。我与建东兄结识50年,是战友,是文友,更是诤友。悲痛中捡出我俩在金网上的几段文字,以泄眼下的思念之苦。

1   
借这个机会,建东表露了心迹,似乎有题外之意。凭着40几年的缘分和交情,凭着这两年来的体会,尤其是金网文学社的显赫业绩,我只能说,陆社,不能有非分之想。尽管身体有恙,抱病之躯不宜过于劳累,但只要还能承受一二,还应坚持下去。因为有目共睹,陆社在金网已经积攒了旺盛的人脉人气儿,奠定了无可代替的根基作用。两年来,金网也是潮起潮落,人来人往。仅文学版块就已经经历了几拨人,数不尽数。陆社始终“迎来送往”,而且是始终“毕恭毕敬”。使文学社和文学版块始终是热热闹闹,生气勃勃。说陆社是三朝元老,名副其实。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没有这点精神是做不到这点的;陆社恰恰做到了这一点。我,平心而论,还缺乏这一点。一点之差,便是天壤之别。改革大潮中文学界里异军突起的蒋子龙,担任天津作家协会主席三十余年了,至今朝野上下,好评如潮,威望不减当年。建东,乃蒋子龙也; 乃长坂坡的赵子龙也。
       金网文学社,前程似锦;金网上的文 学版块,将陪伴我们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朋友们,到了垂暮之年,我们可以拍拍脑门儿说,我们曾经朝夕相处过——
                                                                                                                                                    2013,12,29

       2, 昨天,腊月二十一日,是我的生日。昨晚,敲完了【读诗有感】,再也难以入眠。碾转反侧,后半夜爬起来,写就了这篇【提点建议】。朦胧中跌到了睡梦中,好像还在鼓捣那些文字。一觉醒来,突然忐忑不安起来。忙着打开金网,看看有没有跟帖的,我是不是又在节外生枝了?半醒半醉之中,我曾惹出了许多意外。现在抱病之躯,还能惹出什么麻烦吗?夫人埋怨我,一宿未睡,是不是又要旧态萌发啦?
        我的建议中,有两处涉及到陆建东。为了讲清我移动帖子的原委和来龙去脉,只好这样写。但建东能接受吗?和建东几十年的交情,我深知他的脾气秉性。建东是个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男子汉。当年在兵团与5连指导员的错误行径作斗争,称得上是铮铮铁骨,宁折不弯。建东返城后,在哪个岗位上,建东都有过据理力争,当仁不让的鲜活的故事。他认真理,也认死理。他是个倔脾气,是个拧脾气。从来眼里不揉沙子,肚子里不放不平的事。说实在的,建东能在金网文学社里广泛地结识文友,在文学版块里任劳任怨地辛勤耕耘,已经超乎了他年轻时的处事风格和交友原则。这次,我把他挂在那里,他会作何感想?他会有何反应?他会委屈求全吗?
        悬着的心实在放不下,我鼓足勇气操起了手机。还好,他接我的电话了,还是那爽快的语气。我试探着,品味着,咂摸着。谢天谢地,建东没有跟我翻脸,也没有翻呲。他只是说,金山,我不跟你的这个帖子了。我没有错。我不会争什么的,也不会争辩什么,以后让事实说话吧。
       听出他话音里的委屈和愤懑,我心里倒不是滋味了。建东抱着带病之躯,废寝忘食地披星戴月地三年如一日地在金网上劳作,我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他?他支撑着金网的一方天地,我又怎么忍心把他晾在那里?都这个岁数了,只是一个网络平台,我有必要去惹得他的伤心吗?
     但,覆水难收,我又不能收回我的帖子。思忖良久,我倒也坦然了。我们的交情如钢,我们的柔情似水,我们会一起走到老的——互相支撑着,互相勉励着。
                                                                                                                                         2014,1,21


3,  建东陪我回到“神舟”寓所,我俩约定是要彻夜畅谈的。
     建东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畏权贵”者。70年代在五连,他不屈不挠地与当时的指导员博弈了数年之久。几十次向各级党委投诉指导员的卑劣行径。受到各式各样的打击报复,还有不公正的变相的惩罚。建东始终不低头,不服软,不认输。这是需要韧劲和意志的,是知青中为数不多的另一类的坚守者。他终于获得平反,在团直学校教书坚守到返城。后来在一家外资企业中,干得风生水起,得到外方老板的器重和重用。然而,骨子里注定的倔强,与生活中的许多机遇和际遇,失之交臂。他也承认,性格上的某种欠缺,形成了人生路上许多的不如意。骨子里的倔强,也形成了骨子里的霸气。黑龙江著名知青作家贾宏图,曾经专程采访建东。把他的人生路,编创到知青的集子里。由此可见一斑,建东是位有典型性格的典型人物。
    得了重症以后,建东又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去年告知我,“大限已近”。我不得不尽全力地劝慰和呵护,想方设法地接近他的内心深处。还好,建东精神上始终没有垮塌,依然底气十足地活跃在微信群里。许多人不相信,建东会得重症?他比常人还要执着,还要有精气神。百闻不如一见,这次见面,建东还是那么坦然,那么嗓音洪亮。他说,过去的事,早已不放在心上。年近七十古来稀,已经够本儿了。
     建东对我的文字,有一种特殊的喜爱。对【雨悸】的描述,反复揣摩,反复斟酌。给我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许是他对那段经历刻骨铭心,才会这样情有独钟。在金网上也是如此,我的帖子,建东必跟无疑,几乎没有轮空过。
我俩是战友加文友,已然是战友们中间的一段佳话;这更是我俩的一段缘分。果不其然,我俩那夜只睡了不足三个小时。19日正午,又参与到50团“老小孩儿”微信群的会晤中。

                                                                                                                                                     2017,5,31




陆建东:金山观察生活,提炼生活的敏感性,在知青作家中是突出的。他的长篇小说《雨悸》、纪实文学《戏风逗雪》、诗词100首等传到上海。上海的著名知青活动家翁德坤说,宋金山搞知青文化,比我们上海早了十年。这次全国两会期间,金山写的“为王毅外长点赞”,比媒体发表的"王毅外长记者会金言集萃",又提前了好几天。同样的内容、同样的逻辑思维、同样的观察角度、大同小异的行文方式。发表文章硬是比全国媒体,舆论界,捷足先登了好几天。这是多少年积累形成的真功夫。这是当年黑龙江兵团哺育知青健康成长的硕果。我们要为金山的“为王毅外长点赞"点一个大大的赞。





    4,   金山新年以来写了12篇章,作了一个小结,取名拾叶集"。这12篇文章 ,才华横溢,才气尽显,结构严谨。反映生活,反映我们身边的人物和事情,深入浅出。市井文学,平民文学 ,表现得淋漓尽致。
      金山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志在九天云宵,语不惊人不罢休。搅得一池春水起波澜,文友相庆,好评如潮。金山是名符其实的知青作家,我们知青自己的作家。 家长里短,人文旅游,时政评论,书棋歌咏  ,无不信收拈来,落笔成章。       
     鸡年开门大吉,仅用时一个半月,一根手指头,一只眼睛,一只强健而又灵动的头脑,写出金色年华的老小孩们喜闻乐见的好文章,好故事。金山,是一个酷爱文学的人,一个知青作家,平民作家。  祝贺金山百尺竿头更上一层楼。





      我这次参加“七色雪”首发式自然很高兴,写了一首贺诗请吴伟超朗诵,表面气壮山河。见到许多老朋友不免有些悲哀,必竟年龄不饶人,有的老同学跟我一样齿少发落,还有几天奔头呢?这是我要尽力为五连的生活多形成些文字,多留下一些资料的思想动力。可惜李全力的帖子:迟到了四十三年的感谢和刘连英的回帖终


        谢谢建东,发帖这般谦恭,不敢当了。几十年的交情,建东是我难得的三五知己之一,真情不敢忘。
        建东是金网的开国元勋,三朝元老。是金网文学专栏的创建者和奠基人,是金网公认的资格最老的版主,是以严谨著称的最佳编辑。建东和李森学兄,曾经主持了若干次的金网征文赛事。兢兢业业,披星戴月,留下了许多的盛事和佳话。
      
仅就文学专栏为例,金网造就了许多的优秀版主。老成持重的李森学兄,精明干练的苦辣酸甜,见多识广的金火鸟,才情横溢的皇城龙狼,屡出佳作的野稗子,文字细腻的晓琴,通晓古今诗韵的李伟,敏捷轻灵的柳绿成荫,沉稳厚重的红医生,还有友情资助的邓仲祥、罗帆、郝振湘等等。挂一漏万,还有不为人知的幕后雷锋。都为这块园地作出了令人称道的贡献。六年来,金网早已成了我们晚年的人生驿站,是我们借以沟通彼此的快速路和动车组。
   何时为终点站?谁也不好妄下断言。只要我们这个团队不散,金网就有可能形成新的“一带一路”,成全我们的又一个“金网梦”。
   再次谢谢建东。


       能把【男人很累】,写到这个程度,只有我的知青挚友——天津作家宋金山。         
       写这样的散文随笔,要有文学的灵感。一件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大家都有感受的事情,写得这样美妙,如平姐和晓琴说的:是一种美好的享受。        
       写男人生活在世上的方方面面,要有深厚的社会阅历。娶妻生子、买房还贷、孩子上学、高考就业,都得男人挑大梁,拿主心骨。不是过来人,不经过七个沟八个坎,那有这么多丰富的人生积累;其实那是人生的财富。        
        本文最出挑的文字是后面讲述“疒字头"的那部分。虽然抽烟,喝酒,看球赛,下象棋等等,分散了一部分精力。但这是男人人生中的乐趣。所以说男人很累,但是很快乐!就象人们平时说的:累并快乐着。        
        我要说几句的是:写男人的累,社会担当;写男人的生活爱好,从中享受生活。没有金山这般阅历,这般思考,这般的文采飞扬,思绪的信马由缰,就写不出众人点赞和好评如潮的【男人很累】。
                                                                            上海【知青】季刊杂志主编    马琳
,陆建东转帖

     建东简直是我的吹鼓手,更是贴心的朋友。尽管有许多的夸张和渲染,但都是真心的流露。谢谢。
       建东说我“天天都是好日子”,与事实不符。365天,不可能天天如此。生活不得意,十之八九。关键是舞文弄墨窃快活。这个“窃”字,颇有讲究。说白了,就是“没事偷着乐”。烦恼事中,也要窃取,盗取其中有益的那部分。比如,“破镜重圆”——镜子摔了,不可能还原。但能够重圆,绝对是皆大欢喜的乐事。这种事情,生活中比比皆是。转危为安,转怒为喜,破涕为笑,心中暗喜,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等等。糟糕的心情,都是能够转化的,不是僵直不变的。关键是自己把握和把控的能力。
       今年春节,我过得很快活。网上网下,桌前桌后,好话坏话说了几火车。破镜重圆,冰释前嫌的事情,办了好几件。卸去了背负几年的负担,心胸为之一爽。都是一个“窃”字,何等了得。
       诸位,意下如何? 建东当年在50团团直学校,当过高中语文组年级组长。职业素养使然,像是在课堂一样,对这篇小品进行段落分析,解析层层递进的脉络,和刻画人物的特点。备课认真仔细,使我想起了中学时,我班的语文于老师。还想起新华夜大教授我们古典文学的孙老师。
       这篇小品,我一直羞于提及,不光彩的一次旅行。那时原始的初级的“打托儿”招数,骗过了我这新提拔的青年中层干部,是个大笑话。这是赵本山忽悠的版本,是我亲身经历的现实的版本。范伟被忽悠,还自作聪明,和我当时是同出一辙。

        如今,电话诈骗和手机诈骗,大行其道。动辄被骗几十万元,还有上百万元的案例,屡见报端。都是步步设局,层层递进,直到把你拉进不知所以然的陷阱。直到惊呼上当时,还是懵懵然,茫茫然。其中大多数的受害者,都是老年人,都是我们的同时代人。如此看来,这篇小品还有益处。
       谢谢建东。


        宋振清读后,深有感触,说:看了宋金山写的“神奇之旅”一文,深受感动!也很有感慨,此次金山的行程不愧为“神奇之旅”!              
         金山虽说身体欠佳,但很有精气神!他对战友们的情感、情意,是真诚的、真切的!他想方设来上海看望生病的战友,这是真情的流露、真心的表达!让我想不到的是金山病后还这么有奋斗精神,还是不断的耕耘,不断的出新作品,可以说我们常人都难以做到,而且他是雷厉风行、立竿见影、进展神速,看来是从不怠慢,干劲十足,不减当年当连长的劲头,几乎是壹、两天就完成了“神奇之旅”的写作,他的高效率、高水平令人敬仰、敬佩。         
       金山的作品真实、无掩饰,而且掷地有声、绘声绘色,看后让人动容!就像其他战友说的,很接地气,有趣味、有看头。金山的人生:智慧、强大、精彩、坚定,他认定的就走下去,义无反顾;他保持一颗平常心,但他一直是勤奋努力,珍惜时光,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送我的书,是最好的精神食粮,是宝贵的精神财富,我一有空就拜读,有很多感染我的地方,耐人寻味。我深深感到,我们的战友之情是:最纯洁、最朴素、最动人、最永恒的!   

        愿我们每一位战友: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度过每一天!     让我们永远珍惜战友这段缘分!愿我们战友之间的友谊地久天长!
金山真是神来之笔,神速之笔。
      

       朱蓓华老师高雅、真挚、精致的跟帖,底蕴深厚又有激情的文字引起了金山的诸多联想,诸多释义。这是50团文坛上璀璨夺目的双星交相辉映。这辉映是有真情实感的,是查哈阳这片沃土赐予我们的底气。是共同的知青生活使我们这一代知青近半个世纪来心手相连。

       金山的文章接地气,强烈地反映着现实生活,从老年人生活的“随缘由命”、“随遇而安”、“随心所欲”等金科玉律的即兴发挥,同时又把文章的副线写得有声有色,妙趣横生。特别是他潜伏到乳山装修房子,又逾回到上海,最后凯旋回到天津家里。这场和老伴“智斗"的全过程,看似波澜起伏,高潮迭起,金山在过程中少不得调兵遣将,做好安抚工作。最根本的是要尽心照护好老伴的情绪,相亲相爱到天长地久。这条副线写得精彩,使读者读来有滋有味,欲罢不能。也衬托了主线的宏大场面和几十个个性鲜活,性格迥异的战友们各不相同的音容笑貌又能相拥着坐在一起回忆当年,畅想未来。              


        接地气的笔端又深入地写到了50团联谊会的五个一工程取得圆满成功。写到了论坛上的巨大影响力,使50团的战友们有了自己的精神家园。        
       释义,释义,文思泉涌,又有一番新的生活,新的诠释被挖掘出来,被演绎着。



建东跟帖:
      谢谢金山兄的高度关注!我最近体检血脂高、血糖高所以要换一种生活方式:多活动、少上网。有好文章我还会关注:您的猜想三部曲非常好:思想活跃、境界高;于平凡处,大手笔。您写到徐迟,今年恰巧是徐迟诞辰100周年,他的写作特点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写报告文学和诗歌苦苦打磨。您则不然,写作时由灵感信马由缰,佳作则横空出世。所以马琳说:金山的诗文大气且精美;文字瑰丽色彩好。所以您们俩一见如故,其实是文人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我则和马琳有同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20 08: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7-12-22 20:11 编辑

      拜读!陆社驾鹤西去,我们悲痛的心潮难以平静!今日看到金山老师“思念建东兄”一文,更加缅怀慈祥可敬的陆社!陆社与金山老师同是知青中佼佼者,文学爱好者,更是金网文学版块重量级顶梁柱,在您们辛勤耕耘与呵护下金网才得以人气旺旺、红红火火。只可惜陆社如此匆忙地离去,忘不了那些美好的往事与记忆,陆社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