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通知】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域名50.shart.cn,如果打开异常请清理缓存或换个浏览器。
查看: 807|回复: 0

迟到的报道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8-1-12 17:0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宋金山 于 2018-1-12 17:04 编辑

迟到的报道
   
   
     五连盛会之后,我和国庆又在外地逗留这多时日,昨天才返津,才得以坐在电脑前,迈进五连的小屋。喔,精彩纷呈的照片铺天盖地,热情洋溢的文字扑面而来;欢聚的场景还在眼前,战友情的暖流还充溢在心间。中秋之际盼团圆,难忘五连这次盛会,不忘五连这次大团圆。
    许多战友都发表了发自内心的感受,我都深有同感。来不及一一跟帖,我得赶紧完成我的承诺,写一篇翔实的报导,写出我所知道的点点滴滴,写出我所体会的圈圈点点。当然,毕竟来不及采访,没有站在第一线,有许多东西来不及消化,难免肤浅和片面。还切盼五连的战友们海涵,更盼战友们补充和充实。
   
一   
      
    这次盛会筹备于今年三月下旬。金生在五连小屋发出倡议,想在今年举办五连大聚会,实现战友们多年的心愿。我表态,此举是个系统工程,从长计议。因为去年许多连队借世博会之机,都在上海聚会。上海战友的负担很重。其他城市又缺乏条件和经验。待时机成熟时再议。建议推给四地联络员严锦兴、许文章、郭云芝、赵淑萍去联系计议。6月,赵淑萍告我此事已经定型,万事具备,只欠成行。我如梦方醒,惊讶不已。
     赵淑萍说,为了联络此事,打了几百个电话。可想而知,许文章呢,郭云芝呢,特别是严锦兴,他们在各地做了多少工作,费了多少精力;这其中又有多少曲折和周折。这时,刘凤正式通知我,吸纳我为领导小组成员。这时,我已经百感交集,万分感慨了。当我看到活动的总体安排和接待人员的名单,看到方方面面的文字材料时,我心里沉甸甸的。我从八十年代就参与知青活动,九十年代也策划过下乡纪念活动,其中的甘辛和难度深有体会。而这次,百人以上,千里迢迢。地域的跨度,时空的跨度,人员的跨度,堪称史无前例,空前绝后。
    到上海的第一天,刘凤就对大家讲,正是因为各地呼应,不谋而合,才下了决心。须知,这个决心之后,有多少人度过不眠之夜,有多少次会要开到深更半夜。我每次看到上海筹备组和接待组那长长的名单,心里就热乎乎的。每一个名字都很亲切,每一个名字都派上了用场,每一个名字都体现了责任。啊,每一个名字都有故事,每一个名字都不同凡响。
     当我看到各地的出席人员的名字时,又勾起无尽的畅想。每一个名字都是当年的历史,每一个名字都是如今闪亮的使者,每一个名字都是这次团聚的桥梁。特别是查哈阳来的使者,七对上了七十岁的夫妇,携手参加这次盛会,这又是怎样的分量和荣光。
    我不知道联系的详细过程,尽管现在通讯手段方便,但这麽庞大的队伍能够不远千里地集结在一起,这其中需要多少心血,多少热情,多少执着,不得而知,又可想而知。
     查哈阳老职工的领队郑家田对我说,五连的屯子里知道了这个消息,奔走相告,喜气腾腾。有的家属这辈子还没有出过门,有的家属晕车晕飞机,有的家属还有一大堆的家务事情,但互相走东门窜西邻,商议动身之事。我们这次来,一是想最大范围地见见当年的新战友,二是到上海及杭州等大都市看看。人过七十不容易,不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望着七位老职工的家属,已是满脸皱纹,满头白发,神情凝重,动作迟缓。我不由地动情了,当年是他们和她们,呵护着我们。而今,世事沧桑,40年后又能在上海相聚,这是多大的缘分和情分啊。老职工们带来了玉米、木耳、花生、黄豆、土豆,还有各等各样的水果蔬菜,体现了查哈阳人对我们的牵挂和亲情。
    哈尔滨战友带的火腿肠、北京战友带的烤鸭、天津战友带的狗不理包子、齐齐哈尔战友带的风味小吃,各地特色,琳琅满目。礼轻情意重,都浸透着战友之间的挂念和情分。真是一次家庭的大聚会。想当年,睡在一个宿舍的大火炕上,吃在一个厨房的大马勺里,干在一个地号的垄沟里,朝夕相处,岁尾相伴。不是兄弟胜似兄弟,不是姐妹胜过姐妹,都是一个大家庭的成员。而今重聚,胜似一奶同胞,手足亲情。
    天津的张凤云刚做过腰椎手术,坐着轮椅到的火车站。严斌茹大腿骨裂,带着未拆除的钢钉一瘸一拐走完全程。上海的陆建东久患重疾,带着任务坚持始终。哈尔滨的王利革、北京的孟广琳、齐齐哈尔的贾庆山,还有不少的战友,都有过腰伤,腿伤和各色患疾,但都凭着激动的情怀,来了。

        
      2011 年9月2日,是个永久载入我们心窝和心路历程的日子。前期陆续来的30多人,还有当天到达的40多人,还有上海的80多人,都在下午3时,集聚在上海天雅村大酒店。
      人头攒动,路人驻观。大酒店的里里外外,喜气洋洋,热气腾腾;欢声笑语,神采飞扬。各路人马拥集在一起,热脸相认,泪眼相拥;喜极而泣,呼唤声急。
      “大鸵鸟”,“小白鸽”,“贾秃子”,“老太婆”——昔日的绰号,透过年轮的打磨,此时显得那么亲昵。“我是机务排的”,“侬是食堂的”,“我在一排呆过”,“他是不是基建排的”——当年的编排,越过时光的穿透,此情此景又觉得那么显赫。
      是啊,当年战天斗地,呼风唤雨。春天机车轰鸣,抢种抢播;夏天锄禾日当午,挥汗如雨;秋天小镰刀要战胜机械化;冬天飘风扬雪,兴修水利。365天没有闲暇日,日日夜夜闹声急。5连人多地广,劳动的强度最密。人人是棒小伙,各个是铁姑娘。当时有个武装女排,时时事事冲在前头。寒风刺骨中拉小车,烈日炎炎中扛麻袋。还有个后勤排,涌现一批能工巧匠,行家里手。还有——5连似乎没有闲人,每个角落都有繁忙的人影,都在拼命地劳作。望着眼前一张张熟悉的笑脸,都能依稀地或清晰地想起他们或是她们当年的位置,他们或是她们当年的付出。真的,这群人是特别能吃苦特别有韧劲特别能战斗的群体。乃至于5连一直是先进连队,闻名于全团上下,扬名于兵团内外。
      签字以后,陆续入席。请来的嘉宾也是当年50团的熟悉的刘明君副政委,还有熟悉的王丽丽、张持坚、王小峰、钱品石、王树立、周生根等50团知名人物。请他们一起见证和分享这历史的时刻。金生让我,还请刘连瑛、周红慈、侯德寅、吴兴龙、高惠、迟敏、王丽娟等人,代表当年的5连历届党支部,向5连全体与会代表敬酒。金生一句“5连大食堂开会啦”,刘凤致辞中一句“战友们,真的好想你”,激起会场内一阵热浪,一片欢呼,一阵激情,一片喝彩。
      刘凤代表上海、刘连瑛代表哈尔滨、赵淑萍代表天津、李立力代表北京、郑家田代表查哈阳、杨丽君代表齐齐哈尔,都呈现上一席热情洋溢的致辞。字里行间,透着真情;话里话外,带着乡音。让人感动,让人感奋,让人感佩。
      我在想,代表敬酒的也好,代表讲话的也好,每一个人都是一个符号。在场的所有人,也都是一个音符。这些符号和音符串联和组合在一起,就是一篇华美的篇章,一首华丽的乐曲,甚至可以说,是一部荡气回肠的史诗。   
      酒酣耳热之际,人们坐不住了,纷纷涌向前台合影留念。开始按地区,上海的、北京的、哈尔滨的、天津的、查哈阳的、齐齐哈尔的;各地区又交叉合影。继而又按当年的班排合影,基建排、后勤排、炊事班、养猪班、养蜂班,一二三四排,连部的文书出纳保管司务长。没成想,轮到机务排时,呼啦啦上来一大片。当年最能干最能吃苦最勤奋的棒小伙们,都队列其中。这里站着宋绍林、沈正荣、何启泰、孙连捷、王占林、严锦兴、宋金水、裴顶伟、吴伟超、夏国强、凌亚明、颜东来、王强、王根生——还有默默无语的打铁匠周红慈和默默无闻的铁姑娘陈幼芳——还有当年的师傅们葛新、郑家田、夏洪斌——

      人们忘情地窜来窜去、跑前跑后、蹦上蹦下,就跟一群孩子似地,忘乎所以,忘记了场合、忘记了年龄。
      杨金生对我耳语,金山,场面失控了,原定的节目演出不好进行了。我心领神会,知道该我发挥作用了。我抢过话筒,一首“新缮的房,雪白的墙——”就把局面控制住了。这首刷墙的歌,是我们当年到查哈阳听到的第一首歌。我一直牢记于心,念念不忘。几十年来,成了我的当打之歌和保留节目。这次,发挥了这首歌的最大值:又有可能,成了绝唱。我一鼓作气,又唱了“毛主席的书我最爱读”,“我们走在大路上”。刘连瑛看我有些声嘶力竭,赶紧救场,一曲“夕阳红”响彻全场,引起了人们的共鸣和呼应。
      沈月娥不失机宜地走上前台,展示她潜心苦练多年的旗袍秀。一举一动,一招一式,都显示出江南旗袍深厚的底蕴和风采。洪柏琴也恰到好处地以舞助兴。她是社区的舞蹈教练,培养出许多中老年人的兴趣爱好。她的舞步欢快热烈,又一次烘托起会场喜庆的气氛。
      酒之,歌之,舞之,高潮跌起,心潮难平。

三   
   
      九月三日上午,大队人马奔赴江南名镇朱家角。
      朱家角镇位于上海市青浦区中南部,全镇总面积54.5平方公里。紧靠淀山湖风景区。东临西大盈与环城分界,西濒淀山湖与大观园风景区隔湖相望,南与沈巷镇为邻。北与江苏省昆山市淀山湖镇接壤。朱家角镇东距青浦镇6公里,离上海市中心48公里。
      风和日丽,金风送爽,湖光山色,湖水粼粼。一座拱桥,通向古镇深处。有着悠久和沉重历史的房子,老态龙锺,拥挤不堪。灰色的瓦,雪白的墙,褐色的门槛,棕色的门窗,述说着几百年的变迁。街道里巷,熙熙攘攘。各等特色商铺,节比鳞次,比肩而立。尤其是绕镇穿乡的小河边上,挺立着古柏苍木,奇花异草。河里面古朴的小船,缓缓而来,迟迟而去,摇橹划桨,戏风嘻水,好不逍遥自在也。好一派江南景色。江南自古多名镇,绚丽景色果然名不虚传。
      战友们沉浸其中,三五结群,四六成伙。自然又是一通摄影拍照,欢声笑语,情不自禁。这个场景,这个情景,不由人想起当年的查哈阳。那个年代,那个环境,折射到今天,是多大的反差呦。今非昔比,时过境迁。眼前的战友们,一路走来,尽管年近花甲,不再言年轻;但都庆幸总算是船到码头车到站,卸下了一路风尘,一身重负。这才有可能有今天的聚会,今天的景致,今天的心境。当然,多亏策划者和组织者的精心策划,还有周到的安排。
      中午,赶到同样颇具江南特色的枇杷 园大饭庄。饭庄里面种植着热带和亚热带的植被和花草,在饭厅里享受着园林风光和绿色佳肴。本来约定都不喝酒的,免得耽误下午的行程。我却按捺不住,灵机一动,跑到查哈阳老职工的一桌。以老职工的名义,向王占林和金生特别地申请了一瓶白酒。其实,也是借此机会陪陪当年的贫下中农们。我从92年就曾回访查哈阳,陆续地回去了5次之多。当年的5队书记葛新,郑家田,还有夏洪宾等人都接待过我。借东道主的光,我也了了一份心情.



   
      下午,又去久负盛名的城隍庙,逛一逛老街和老字号。文革大串联时我就来过这里,如今整茸一新,修旧还旧,更加繁荣热闹。女的都欢天喜地地购物去了,男的择地而聚,侃起大天。在麦当劳小憩,我终于有机会和金生单独聊聊了。
      08年我和斌如、金水到上海,5连和营直学校,整整来了8桌人。去年我参加上海50团文集座谈会,金生让5连又安排了3桌人,足足等了我一小时之久才开席。此情不忘,心存感激。 其实,我在5连只呆了两年半,就上山采伐去了。和5连的战友们摸爬滚打过,但并没有陪伴始终。战友们却对我高看一眼,善待于我。我心里着实不忍。
      金生是后来提拔到5连副连长、代理连长、连长;他始终没有离开过5连。他是孙贵老连长手把手带出来的,得了真传,靠的真功夫,才得以在5连施展身手,大放异彩。
      正因为有这样的根基,金生回到上海后,才得以逐步发展到上海纺织系统的集团公司一把手,管辖25万职工之多。相当于一个集团军,一个合成军,一个大军区。真是5连乃至50团的骄傲。据我所知,5连上海知青后来当上企业厂长书记的还有刘凤、严锦兴、吴伟超、裴顶伟、夏国强等等。这些带兵的人,无不受益于5连这片热土。还有其他战线上的周红慈、何启泰、高忍民、黄英等等,也都感念于5连这片沃土。
      这批人为这次盛会不仅仅是出钱,更为可贵的是尽心尽力。金生拿着话筒跑前跑后,刘凤开着车子张罗买火车票,周红慈担当世博会的导游,黄英精心地挑选本帮菜的饭庄,何启泰悉心地打点住宿,严锦兴、吴亚男、高忍民、陆建东、王占林、吴伟超、夏国强、凌亚明等等日夜操持着会务,还有王桂英、忻玲珍、李烈芳、许桂英、刘松莲、苗连凤、何顺仙、张建秋等等一大群人照料着老职工,陪伴着各地战友。当然,还有一些不为我知的幕后英雄,在默默地支撑着这次盛会。
      金生对我说,这麽多的人开这样的会,真的不只是钱的问题,关键是安全。我们始终担心有人生病,有人不适,有人走散。好在,还没出问题。我说,这麽多的人在尽心尽力,保险系数极高,不会出问题的。这样规模的盛会,只有在上海搞,我们可望不可及。人力、财力、物力,难望其项背。金生灿然一笑,关键是大家都能够参与。都到了这个岁数,搞一次有意义。而后,话题一转,我俩海阔天空,聊到天南地北去了。




   
      晚上,赶到了声名显赫的南京路,进到了闻名遐迩的沈大成饭庄。这是黄英精心挑选的酒店,为的是让各地战友品尝到地道的正宗的本色的上海本帮菜。特别是给查哈阳的老职工和家属们,献一道眼福,添一道口福。美味佳肴,珍馐美味。美美其中,自不待言。可惜我不是美食行道里的行家,说不出每道菜的奥妙和玄机。只是瞠目不已,惊叹不已。只听有人直呼,拿得酒来,吃它个一醉方休。又有人呼应,此等美味,馋煞我也。可惜,都知道要按时赶到上海外滩去,谁也不敢斗酒作兴。
      包租一艘庞大的豪华的时尚的游轮,畅游黄浦江的夜色,真乃惊人之举。这是周红慈的精心安排。为了让战友们不受外在干扰,从各个角度,各个方位,各个角落,直接体验和感受黄浦江的美景。这样,就能够真切地扣上“相聚浦江”这个主题和命题。上海的战友们真是煞费苦心,费尽心机了。
      黄浦江挂在中国的近代史上,镶嵌在改革开放的历程中,可谓地位荣耀。它是中国民族资本主义和民族工业的摇篮,是改革开放的大本营和始发地之一。它在中国的现代化的道路上,举足轻重,不可取代。黄浦江在旧社会称之为夜上海,而今则被誉为响亮的东方明珠。
      游轮缓缓地起航了,慢慢地驶入有着神秘面纱的江中心。两岸璀璨的光彩,炫丽的光影,浪漫的光柱,哦,尽收眼底,恍惚眼前。江里波澜不惊,若隐若现。两岸流光溢彩的高楼大厦,耸立成林,赫然在目。战友们按捺不住,纷纷亮出长短镜头,全套武装。从左舷拍到右舷,从船头照到船尾,又从底层跑到顶层。有的人欢呼雀跃,有的人招手相邀,有的人向着星空轻吟一曲。有的人在遐思,有的人在畅想,有的人在回望。尽管神态各异,却都挂着祥和的神色,静霭的目光。啊,此景只应天上有,只在今夜落人间。待到返航大合影时,又是一阵欢笑声洒落在江面上。黄浦江啊,五连的战友们来了。

      回到天雅村,余兴未尽,雅兴犹存。我邀请多次造访的哈尔滨战友、一直保持往来的北京战友,还有天津的战友,有20人左右,到邻近的小饭馆小酌。金生和高忍民不顾疲劳,亲自作陪。结果,酒过三巡,我酩酊大醉,不能自持。好不尽兴也。
      

   
      转天上午,集体参观世博会永久性建筑——中国馆。世博会给中国带来了巨大的声誉,中国馆便是永久性的标志和里程碑。去年杨志英、裘峥嵘下了大功夫陪我们参观世博会。十几万人排队七个小时,争相涌入中国馆。我们不得不放弃。这天,终于如愿以偿。周红慈四下斡旋,还免去了排长队之苦。
      进得殿堂,被那些精美的高超的时尚的展示,折服了。又被那些先进的超前的赶潮流的理念,倾倒了。我跟许多人宣讲过“三个庆幸”的理论,一是庆幸我们没有生在战争年代;二是庆幸我们没被甩在农村;三是没落在残疾人的堆里。因此,多大的苦,多大的难,甚至多大的病,都不算什么。知足常乐,知足自得。其实,最大的庆幸,应该是我们赶上了改革开放的时代,过上了有质量有色彩有品位的生活。多元化给了我们丰富多彩的日子,自尊自爱给了我们精神上的需求和满足。珍惜吧,这来之不易的年代。珍惜吧,在这个年代里才能实现的这次盛会。

      中午又回到沈大成饭庄,再次品尝各等各样的精美小吃,风味点心。加深了对上海美食文化的印象和体味。
      下午,又组织一部分人到南京路步行街浏览观摩。我留在天雅村里,难得和严锦兴聊聊,简略地梳理这次盛会的情况。严锦兴折腾几个月,此时嗓子都沙哑了。听了他的介绍,我心里面暗地吃惊,又不由得拍案叫绝,拍额称奇。
      且听我细细道来:
      全程参加聚会的天津战友代表18人,哈尔滨13人,北京12人,齐齐哈尔5人,东道主上海62人。还有查哈阳老职工17人,特邀杨立群姐俩2人。不算来宾,整整130人。我记得当年5连老职工200多户人家,200多名知青。这就意味着知青代表来了百分之五十之强,占5连全体人员三分之一之众。过去40年,六地相约,能有这等比例的人员相聚,出乎意料,难以置信。说明5连有着旺盛的生命力,强大的凝聚力。
      这麽多人的吃、住、行、游玩、休憩,都是一流的上乘的高标准的。费用该是多少?假若按每人3天最低1000元计,不含各地往返路费,不含早来的和晚走的,当是十几万元之巨。金生和刘凤拿了大数,周红慈、黄英、何启泰、王占林等人,倾囊相助,都做出各自的奉献。上海的战友们或多或少地都有分摊,比如缪东生生活拮据,还非要拿出500元。各地战友感动之至,于情不忍,每人自发地拿出200元,集中了9800元,准备答谢。上海战友又买成月饼和礼品,回赠给各地战友。
      这笔经济账不可不算,但经济账的背后,是凝重的感情,厚重的情义。金钱有价情无价,时光有日情无量。
      从今年3月份起,上海战友郑重其事地成立了筹备组。每月甚至每周都在开会,每日都在筹划。仅选择酒店,就五易其地,甚至赔上了定金和违约金。选择活动路线,几路人马四下出击,才敲定最佳方案。安全措施,派遣20多人,且落实到人,落实到位。活动内容,几易其稿,才定下雏形。啊,奥运会和世博会,举全国之力,方取得成功。5连范围虽小,却也是同样操心费时,呕心沥血。
      人力、财力、物力;天时、地利、人和——成就和铸就了这次盛会。


   
      晚上,又是富丽堂皇的绍兴大酒店;绍兴大酒店里灯火辉煌。我已把这里视为人民大会堂里的上海厅。去年,在这里和5连的上海战友们照了一张别具一格的集体照;今天,在这里,将隆重地拍照5连全体代表的吉庆如意的全家福。
      在这里,首先要提及王小峰、王树立、周生根,还有5连的周新泰。王小峰是上海电视台的专栏的专职摄影师,是大腕。王树立和周生根是50团网络的首席摄影师和摄像师,报道了50团所有的重大新闻。金生请他们来担纲,是英明决策。几天来,他们尽情尽义,尽职尽责。体现了大家风范,大腕风格。给这次盛会,给每一个与会代表,奉献了并永久地留下了那麽多的珍贵的镜头和历史的瞬间。周新泰是5连本土摄影师,他拍的照片,自然更加亲切自如,亲热有许。
      这时,他们几个全神贯注,全力以赴,终于完成了如椽巨制,历史的画面。不负众望,不负所托。5连党支部和大会领导小组,还有5连的战友们,真诚地向你们道一声,谢谢啦。
      紧接着,集体迈入大厅,举行盛大的告别晚宴。

      原定吴伟超和我主持酒席进行中的文艺演出。吴伟超累了,带病坚持着。我在这个关键时刻,嗓子哑了。急得我猴蹦。这时,侯德寅挺身而出。他是当年5连的文书,50团的作训参谋。我们三人很快地取得了默契,进入了角色。轮番上场,轮流主持,总算是没耽误大事。尤其是侯德寅,幽默的调侃,风趣的表白,博得了大家的会意的笑声和由衷的掌声。他一炮打响,一夜走红。
      杨金生用浑厚的我能体会到的有些劳累又略有些轻松的嗓音,宣布晚会开始,刘连瑛代表领导小组致辞。他说,这次盛会从时间上、从规模上、从效果上,创造了一个连队知青聚会之最。我们要永远珍惜这份情义,这份情感。发扬光大,直到永远。

      紧跟着,上海战友集体朗诵“真的好想你”,拉开了序幕。


   
      相聚时难别亦难,浦江有情情正酣。“真的好想你”,声声呼,句句喊,道出了真情,吐出了心愿。
      北京战友演出精心准备的三句半,哈尔滨战友奉献出紧急排练的歌伴舞,天津战友唱出“说句心里话”,查哈阳老职工扭起了热烈的大秧歌,还有欢快的二人转——刘连瑛浑厚犹似杨洪基,侯德寅悠扬酷似阎维文,李立力婉转又如蒋大为,谭乃立洪亮赛过中央电台的播音员。沈月娥再次演绎江南咏叹调,马亚丽真想吟诵北国之春的不朽诗篇。宋绍林低吟着“再回首”,白颂泽跑到台上高歌一曲,“不想说再见”;众人呼应,“难忘今宵,真情到永远”。
      人人在看,个个又在演。看个真切,演得尽情,掀起了阵阵波澜。宣泄着心情,释放着感情,诠释着友情。这里飞扬着难舍难分的音符,这里飘洒着再盼再聚的旋律。喔,这里响彻着5连的集结号,这里聚集着5连的豪杰好汉。5连的人,时时会面,常常想念。五湖四海,永远不散。
      杨金生情有所动,急中生情,突发灵感。他召集上海所有战友到大厅等候,夹道欢送各地战友。这是神来之笔,惊心动魄的一刻。人们互道珍重,相约再见。然而,谁也控制不住了。不一会儿,队伍扭成了蛇阵,人们拥成了一团。热泪盈眶,泪眼模糊,泪水盈溢。大厅呜咽了,大厅沸腾了。酒店里的人们惊呆了,震撼了,这是怎样的一群人,又是怎样的一只队伍。
      我不合时宜地竟想起了当年奔赴北大荒的那一刻,青春的热血也曾这样燃烧过。又想起离开查哈阳的那一时,感情的巨浪也曾这样咆哮过。而今,这些人已年逾花甲,或年近花甲,还是这样动情,还是这样活力四射,还是这样生机盎然,还是这样生机勃勃。老三届,已不再年轻,但如今的人永远是年轻。他们好像常青树,四季繁茂,永不凋零。


尾声
   
      盛会结束后,我和国庆又受到50团各界战友的盛情款待。王丽丽、金生和刘凤又特邀我们参加50团文集的讨论会,有幸到仲龙堂一聚。我又一次被金生和刘凤俩口子远见卓识和非凡的胆识所叹服。我曾答应建东筹措5连也出文集一事,看来时机应该是成熟了。该写的人和事取之不尽,能写的人和事用之不竭。这次的盛会告一段落,但可以借这次盛会的东风,借50团文集的余威和余热,5连的人都拿起笔来,上网会友,以文会友,记下那一景一幕,记下那一人一事。
      5连的这本小册子,指日可待。


      另:这篇迟到的断断续续的报导,总算是完成了。难免挂一漏万,还有遗漏和不当之处。如释重负之余,再一次盼望各位战友海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