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年华
新程序启用,请老会员登录并修改头像,新会员注册请点击“用微信账号登录”,具体方法点击此公告。2017前程序将仅供浏览,如果出现黄色代码请清理浏览器缓存或换一个浏览器。
查看: 152|回复: 7

神奇之旅

[复制链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6 13:4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神奇之旅     
        
        乳山的房子,因海边的空气潮湿,墙皮有些地方脱落,住之不爽。去年,我决意二次装修,2017年为家庭基本建设年。老伴怕我累着,也嫌麻烦,坚决反对。我不得已采取了非常手段,瞒天过海,暗度陈仓。3月下旬,对家人谎称去乌鲁木齐办事,而带着金水,还有从小的伙伴张小清,直接潜伏到乳山。奋斗8天,完成了第一阶段的任务。4月28日,又带着金水,还有最亲近的战友张振义,第二次奔赴乳山,干脆利索地完成所有善后的活计。所有环节都很顺畅,所有细节都很完美,所有的插曲都令人回味。乳山的房子提升了档次,为四面八方的来客好友,提供了良好的条件。环境舒适了,为我们老俩口长期度假休闲,奠定了牢固的基础。起到特殊作用的张小清说,这次装修“是非常必要的,非常及时的”。做出重大贡献的张振义说,“虽然说谎的手段不对,但是办的事是正能量”。参与全过程的宋金水说,“声东击西不妥,但工程可圈可点”。我自诩为,这是一次跨世纪的工程,可以一劳永逸,安度晚年。
         蹭到5月13日,我在当地老农的指点下,把门口的微型菜地种上茄子,辣椒和韭菜。这是伏笔,是预留给老伴的一份惊喜。
        老伴为我谎话连篇,采用极端手段而震怒。孙女儿11岁,上小学5年级,为爷爷这样深度地欺骗奶奶而愤慨。全家都要声讨我,甚至揪斗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回家面对是个大难题。5连的上海战友陆建东久患重症,又听说健壮如牛的王占林,突然做了心脏换瓣的大手术。一是惦念,短信如何慰问不如一见。二是我灵机一动,何不就近奔赴上海,再拖延几天?杨金生和刘凤闻讯我要去上海,向我的老伴郑重其事地权威性地给我告假。终于,我能顺理成章地奔赴上海了。
                                                                                      一
        从乳山到上海,最直接的途经坐带卧铺的大巴,一夜之间就到了。5月17日,我又现身在繁华的东方之珠大都市。因为是清晨6点钟,我婉拒了几方面上海战友接站。战友聚会,应该免掉繁文缛节,一切从简。我选择一辆长途汽车站的三轮摩托,直达杨金生早已安排好的,名为“神舟商旅酒店”。车主是江苏人,50岁出头,叮嘱我一定坐稳。然后扬长而去,省掉许多环行路和绕行道,尽走逆行路。就像受惊失控的“二马车”,迎着一路红灯,竟驰而过。上海的早晨,温馨而又清静。我坐的这辆二马车,撒野狂奔,形成了动静反差鲜明的一道风景。从二马车到神舟酒店,正吻合我此行的心境——神秘而又神奇的一次旅行。
        入住“神舟”的第一件事,赶紧手机布置金水一项任务。俩口子登门造访嫂子,当第一轮的说客。向我老伴如实地一五一十地挑明真相。金水参加装修两个阶段的全过程,有资格讲清事情的原委。金水毫不犹豫地应承下来,我的心绪稍稍地平稳了。
        中午,跟每次到上海一样,照例是陈龙强接风。我只邀请了一中的同学,落户在上海的宁培铭。他为了在微信群中推介我的文章,不遗余力。近十年没见,老同学还是那么稳重,稳稳当当的做派。在上海体育场绕了一圈,找寻的“农家乐”菜馆停业。转悠到一处粤菜馆,龙强的老伴刘庆生风风火火地赶来了。她当年是14连正职指导员,回沪后是一家大公司的老总。去年曾到乳山小聚几天,彼此熟识了。刘指导员性格开朗,几句话未落,便是哈哈大笑不止。在粤菜馆吃到了独此一家的招牌菜,费工费时的烧烤乳鸽,外焦里嫩的模样勾人胃口,香喷喷的味道沁人肺腑。
       下午三时许,杨金生和刘凤夫妇来看望我。我把几年来描述5连的所有文字合订本,呈现给他们。这是我的一份心思,一份心意,一份特殊的礼物。金生欣然笑纳,刘凤又是一番感慨。我把上海的5连战友,称之为“南京路上的好5连”。恰如其分,名副其实。金生讲,王占林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手术,是很万幸的。占林俩口子答谢5连的酒席,单等你来才举办。5连的战友这样看重我,我有些诚惶诚恐。我们乘坐3号地铁到宝山,遇到好几位专程来的5连人。华灯初上,满满的两桌人聚齐。占林的夫人谈乃娣致谢词,众人回应,气氛热烈。我这才意识到,在座的有好几位重病号。但个个谈笑风生,底气十足,没有一个打蔫儿的。我紧紧握住占林的手,说,咱们哥们情长义重,一定要保重。占林说,老连长放心,我们一时半会儿都走不了。我拽着重病号高忍民,做我的同声翻译,赞叹道,这就是5连的精神,就是北大荒的底蕴,老三届的特质。
       回到“神舟”,我急忙和金水通话,与我老伴沟通得怎样?金水说,嫂子开始什么也听不进去,不容解释。后来孙女儿俏俏給圆场,这才道出了一五一十。嫂子基本上消气了,初战告捷。我丝毫不敢懈怠,又和张振义联系,出动第二轮攻势。老伴特别高看振义,对振义的话和事特别信服。振义说事,应该迎刃而解了吧?
                                                                                      二
      我和金生商量,这次5连的人基本都见到了,转天的聚会可以免了。金生说,那不行,明天晚上是正式的接待晚宴,都贮备好了,不能取消。这不是仅仅针对你宋连长的,凡是外地的5连人,到上海都是高规格的接待。以此延续我们北大荒人的情分,延续查哈阳的情义。我挖空心思,连轴转的重复的场合,我该讲些什么?灵机一动,18日上午,我到酒店的附近,找到一家设备不错的复印店。把那本合订本择其要点,如【迟到的报道】,【迟到的报道之补遗第九乐章】,【不虚此行】等等,复印装订成几十本简易版,准备派上用场。
       临近中午,此行的头号人物陆建东到了。我还特意约来了刘福明。可惜祖康夫妇到温州开会,擦肩而过,失之交臂。他们三人是同班同学,同在查哈阳度过10个春秋。又都是金网的开国元勋,重要支撑。如果能在此时共聚“神舟”,会是世纪性的约会和定格。我和刘福明在两个网上,神交已久。此次有缘见面,也应该说是历史性的会晤。我俩在网上舌枪唇剑,交手了几十个回合。最终握手言和,成了莫逆之交。实际上,刘福明一直推崇我的文字,欣赏我的风格。我的像样的帖子,福明都会跟帖。为我泼洒了许多兮兮相惜的文字,表述了一些所见略同的见解。
       我没有过多的寒暄,开门见山地对福明说,你有三点过人之处:一是不畏权贵,二是不屑世俗,三是不被炊米折腰。你的弱点也很突出,写文章不顾及别人的感受,追求时尚,吹捧超前。脱离群众,落了个孤芳自赏,得罪了不少人。福明哈哈大笑,金山兄见解果然不俗,切中要害,可谓经典之谈。我就是这么想的,我们这般年纪,就应该追求时尚,追求超前嘛。东西都要用最好的,生活要最讲究的。我真的不在乎得罪人,有啥过不去的?但扪心自问,也有后悔莫及的时候和事情。
       建东,福明和我,可以说是金网重要的参与者,贡献者和受益者。称得起是金网达人,称之为一个时期的“网红”,也不为过。期间有门户之见,甚至门户壁垒。但都是过去时,都可以忽略不计。眼下,都要调整心情,过好当下的老年生活。
       值得称道的是,我们三人就近找个小餐馆就餐。菜量很大,菜品色香味俱佳,菜的价格出奇地便宜。五菜一汤,加啤酒和主食,才花费130元。食之有味,心情甚佳。加上言谈投机,言之有物,是难忘的一次三人餐。
       振义来电,称嫂子已经烟消云散,雨过天晴。我的心情顿时像上海当下的天气,不凉不热,徐风佛面。建东早就说,此时是上海最好的时节。到6月份,酷暑难当,梅雨连绵。此当其时,果然不假。
                                                                                          三
        下午4时整,5连的北京知青宋振清如约而至。她正在上海帮助女儿照料外孙女,陆建东约她在酒店的咖啡馆会面。京津沪,三地的代表都有了。宋振清早在1972年,在5连被党支部和50团党委推荐,幸运地成为文革后北京大学的第一拨大学生。留校后,成为一个系的党委书记。他爱人则是北京大学古典文学的高级教授和专家,高等学府的桃李,誉满天下。宋振清始终不忘5连这片沃土,情系各地战友。凡是她知道的病号,都予以资助,俨然是5连的爱心大使。这次对我,也表示了一片心意。却之不恭,只能领受。我把10几年出版过的书册,集中地递到她的手中,也算是不等价却等值的礼尚往来。看得出,她是大喜过望,喜欢这样的追忆的文字。
        晚上,5连的接待晚宴又在五星级的大酒店举办。5连的上海战友悉数登场,声威大震。从2008年始,5连这样的场合,我在上海经历过清晰的5次。还有2014年4月14日,金生,刘凤,周红慈率18位上海友好使者,专程到天津看望我。我每次都感慨万端,留下滚烫的文字记载。这次我建议5位重病号并列就坐,显示我们5连的“小车不倒只管推”的精神风貌。其实我是被误诊,是伪病号。但也经历了病魔磨难,感同身受。我郑重地把仓促复印的简装本,递到每位与会者的手中。多余的几本交给秘书长严锦兴,托付他转给以后来上海的5连战友。祝愿5连的战友心心相印,情脉相传。然后我挨个敬酒,说上两三句贴心的话,彼此的心情,很快地融通在一起。转而,我又用嘶哑失真的模糊不清的糟糕透顶的嗓音,赠送大家几句话,我们这一辈子,随缘由命,随遇而安;老了,更要随心所欲。酒后合影,我都是笑容可掬地憨态可鞠地挤在人堆儿中央,像是“荷塘月色”那首歌。
        我的表现和即兴发挥,博得大家的喝彩声。金生,刘凤,周红慈等等,都在纷纷议论,宋连长,还是熟悉的老样子,还原了。占林特意送我一条贵重的“中华香烟”,意思是宋连长状态恢复得不错,还可以一如既往地随心所欲。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3: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四                                                         
        建东陪我回到“神舟”寓所,我俩约定是要彻夜畅谈的。
       建东是真正意义上的“不畏权贵”者。70年代在五连,他不屈不挠地与当时的指导员博弈了数年之久。几十次向各级党委投诉指导员的卑劣行径。受到各式各样的打击报复,还有不公正的变相的惩罚。建东始终不低头,不服软,不认输。这是需要韧劲和意志的,是知青中为数不多的另一类的坚守者。他终于获得平反,在团直学校教书坚守到返城。后来在一家外资企业中,干得风生水起,得到外方老板的器重和重用。然而,骨子里注定的倔强,与生活中的许多机遇和际遇,失之交臂。他也承认,性格上的某种欠缺,形成了人生路上许多的不如意。骨子里的倔强,也形成了骨子里的霸气。黑龙江著名知青作家贾宏图,曾经专程采访建东。把他的人生路,编创到知青的集子里。由此可见一斑,建东是位有典型性格的典型人物。
       得了重症以后,建东又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磨难。去年告知我,“大限已近”。我不得不尽全力地劝慰和呵护,想方设法地接近他的内心深处。还好,建东精神上始终没有垮塌,依然底气十足地活跃在微信群里。许多人不相信,建东会得重症?他比常人还要执着,还要有精气神。百闻不如一见,这次见面,建东还是那么坦然,那么嗓音洪亮。他说,过去的事,早已不放在心上。年近七十古来稀,已经够本儿了。
       建东对我的文字,有一种特殊的喜爱。对【雨悸】的描述,反复揣摩,反复斟酌。给我提出了许多修改意见。许是他对那段经历刻骨铭心,才会这样情有独钟。在金网上也是如此,我的帖子,建东必跟无疑,几乎没有轮空过。我俩是战友加文友,已然是战友们中间的一段佳话;这更是我俩的一段缘分。果不其然,我俩那夜只睡了不足三个小时。19日正午,又参与到50团“老小孩儿”微信群的会晤中。
                                                                             五
       “老小孩儿”微信群里,都是50团的高端人物,都是文学写作的顶级人物。
       李慧蓉大姐,是50团写作高手中公认的“大姐大”。董晓敏的【每日一歌】,在两个网上倾倒无数读者。张持坚是新华社资深的高级记者,他的文章是50团地标式的标志。刘元心是【50团论坛】的开创者之一,是令人尊敬的辛勤的耕耘者。王麟生是正宗的华师大的教授,硕果累累。姜忆琴大姐是50团文艺宣传队的总编导,后来是沧州地区电视台的常务编辑和领导。她的一生经历,令人敬仰。当年50团的“李玉和”的扮演者李启明,现在成了蛮声国际医坛的养生专家。还有,端庄秀气的陆菊梅,曾担任农建连的指导员,是我的直接领导。她和夫君秦俊士,堪称绝配。还有英年早逝的周金水和史俊夫妇,我和翟国庆,这三对夫妇在50团时期是最亲近的战友。
       杨志英是50团的形象代言人和形象大使,为50团赢得无数荣誉。她在影视界,一直扮演正面形象。她的“旗袍秀”,美轮美奂。她的先生裘峥嵘不甘寂寞,发扬50团文艺宣传队的作风,早已是社区公认的合唱教练和最佳志愿者。同样荣耀,同样辉煌。
      建东特意邀请年逾七十的德高望重的马琳。他是三师的兵团战友,现任全国性的季刊【知青】杂志总编。老大哥对我格外照顾和垂青,连续两年破格破例地发表【网络奇人吴祖康】和【导游秘笈】两篇得意之作。他还在金网上发表一篇【我和金山】,回肠荡气,文字隽永。我的感激之情,难以言表。
       这个高端微信群的群主,是大名鼎鼎的张强,网名“老石头”。张强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标本式的人物。他是50团篮球队的急先锋;他的文字泼辣,冷峻,犀利。他的围棋的造诣极深,已达标业余6段职称,相当于职业4段水平。这是不可小觑的了不得的成绩,相当于黑龙江兵团的国手,是上海市围棋界的一面红旗手。
       老石头主持宴会的风格非同一般,语速快捷,旁征博引,风趣横生。酒席上的每一个话题,他都能发挥的淋漓尽致,酣畅淋漓。容不得别人插嘴,只能兴致盎然,洗耳恭听。这样的主持风格,我第一次领教。不得不叹服老石头才识渊博,把控能力超强。
       马琳,张持坚,姜忆琴等诸位写作高手,都评价了我的文字。有生活,接地气儿,有见地。这几句话就足矣,令我心旷神怡,不能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0
 楼主| 发表于 2017-12-6 13: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19日晚上,我的行程接近尾声。却又迎来了一个高潮。
        每次到上海,金生和刘凤召集5连聚会;裘峥嵘和杨志英,则张罗农建连和宣传队的原班人马。这次也不例外,宣传队的主力能来的都来了。本来不想惊动更多的人,微信群却像是张贴了告示。阿相,任培丽,楼银红,王笑逸一直和我联系,上乳山之前见上一面。我们曾经摸爬滚打过,有棒打不散的缘分。天津老大哥徐金城,执意奉陪。结果,裘峥嵘干脆“合三而一”,都请到了豪华的大酒店。特别令我惊喜的是,18连的盛正庭老板,百忙当中也来了。2010年,我和春生等6人游览上海世博会,裘峥嵘,杨志英和盛总全程安排,全天候陪同。浏览了扬州灵山大佛,在东方之珠下面的唐朝大酒店结束。
        许多年不见,这些人仿佛都变化不大。音容笑貌,举止言谈,都是当年的模样。都还没有老态龙钟,老之将至的感觉。还都是思维敏捷,动作迅捷,笑声朗朗,谈锋甚健。聊起当年的事和人,都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这是幸事,也是这个群体的造化。尽管年轻时奋力拼搏,坎坷周折;老了,有一份安定,有一份舒适,有一份从容;是值得庆幸和珍视的。尽管年轻时体力透支,有些战友走早了一步。但老三届的整个群体还健在,还在分享国家强盛的红利,分享信息时代的便利,分享家庭的天伦之乐。
       我提到这次“一带一路”的盛事,我就是借着这股东风来上海的。盛正庭急忙掏出日记本,爽然地说,我可是认真作了记录的。一带一路是千秋大业,会惠及每一个人。盛总在商言商,也在关注国家大事,令人钦敬。于是,我来了兴致,索性对盛总来了个现场高端专访。
       您对特朗普怎么看?您预计朝鲜半岛会失控吗?一带一路的前景如何?19大会有新的人事安排吗?医保还会提升吗?盛总不慌不忙,沉稳地一一作答。与会者聚精会神,听着这样难得的权威解读。期间没有耽误喝酒,也没有耽误我乘电梯下到底层吸烟。这样的酒席是一种提升,别开生面,都获益不浅。
       最后,我举了便捷的“三人餐”例子,建议以后战友们再来上海,不要高档的酒店,不要铺张排场,不要违反中纪委的8项规定。有人以为我是吃香咬脆,故意作秀。不然,以后见面,只谈娱乐,只谈老年的生活安排,还有国际局势。
       20日早上,当年的刘铭君政委,骑着自行车,到“神舟”酒店约我吃早茶。她已是两个孙女的奶奶,还是那么利索,飒爽英姿。我每次到上海,刘铭君政委总是能见上一面,这,也是一种渊源;也是我的一份荣幸。
       上海的早晨,向你致敬。
                                                           
                                                                          结束语
        又是龙强驾车送我到虹桥车站,坐高铁一路春风,一路高歌回到天津。金水和振义的攻势已经奏效,我又让张小清一锤定音,掰开揉碎地充分地向老伴讲清了来龙去脉。手机通话一个半小时,老伴转怒为喜,笑逐颜开。正巧孙女儿写作文作业,我授意她就写这个鲜活的题材,以此巩固成果。孙女儿不负朕望,不同凡响,起到了奇兵的作用。奶奶见隔辈人尚且能转变立场,还能说三道四吗?
       呜呼,善哉。
                                                                          2017,5,23

附:孙女儿的语文作业

我的爷爷
        我爷爷是当年上山下乡的老知青,年近70岁。他说年轻时像著名演员王心刚,如今酷似著名相声演员杨少华。脸上的皱纹折叠,眼睛小小的,笑起来只剩一条缝。衣着不讲究,很邋遢。走路不稳当,左摆右晃的。过马路左顾右盼,像是刚喝过酒一样。
       但我爷爷很有心计,有思路。最近,家里发生一件事,让奶奶很恼火,发脾气,把爷爷狠狠地骂了一通。
       4月下旬,爷爷说要到乌鲁木齐去,帮助朋友办事。奶奶担心新疆还在下雪,让爷爷带着棉衣棉裤。她天天盯着天气预报,时时用手机叮嘱爷爷注意事项。没想到爷爷8天还没有回来,奶奶着急了。爷爷总是找新的理由推脱,一下子拖到半个月才答应回来。
      爷爷奶奶每年夏天,都要到山东乳山万豪小区度假,在海边住到11月份才回来。那里的空气好,只是有些潮湿,年头一长,墙皮有些脱落。直到有一天,那里的邻居来了个短信,说爷爷把那里的家弄得很像样,提升了档次。奶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爷爷说了天大的谎话,根本没有去新疆,而是潜伏到乳山去,搞二次装修去了。爷爷还装模作样,说是给我捎乌鲁木齐的葡萄干儿来。
       奶奶气坏了,我也很生气。爷爷竟是这样弥天大谎的人。当爷爷回到天津,迈进家门的时候,奶奶揪住他的衣领,质问他,指责他。爷爷知道事情败露了,反而振振有词地说,我办了件正事,是跨世纪工程,可以一劳永逸,。瞧着他那一脸疲惫的模样,奶奶反而不知说什么好了。
       这件事给我的印象很深,让我对爷爷有了新的看法。说不清是好是坏,是对是错,反正感觉爷爷办了件大事。                  2017,5,21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

帖子

0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0
发表于 2017-12-7 13: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新版上又一次看到了金山的大作,大概是编辑过了文字更加精炼豁达。前几天“金网”始终打不开,想为《知青》杂志找点资料也无可奈何,今天终于可以上网了,扑面而来的是金山的旧作,细细品味,也别有风味。姜还是老的辣,尽管已经读过好几遍了,还是爱不释手,因为现在“金网”上好文章不多,金山的文章就显得“物以稀贵”了。
    大概是岁数大了,精力不济,50团不少写作高手都已经搁笔,昔日那种轮番登场,各显神通的盛况再也看不到了。知青-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特群体强弩之末,日落西山是大势所趋,无可挽回了。据说是“微信”抢了网站的生意,眼下各种各样的“微信群”如雨后春笋,破土而出,大有攻城略地之势,一发而不可收拾。“金网”是不是也要走50团论坛的老路,不得而知。科技在创新,社会在进步,金网也要与时俱进。愿她变得越来越漂亮,冬天来了,金网姹紫嫣红的春天还会远吗?

点评

金网姹紫嫣红的春天已经不远了,让我们一起迎接春天的到来吧!  发表于 2017-12-11 11:51
不忘初心,共同努力!  发表于 2017-12-11 11:50
为了更好的为知青兄弟姐妹们服务,建立了新的程序!  发表于 2017-12-11 11:49
谢谢福明兄的点评。  发表于 2017-12-7 14:2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